繁體中文版

首页 > 言论 > 华府观察 > 正文

“邮件门”事件发酵冲击希拉里选情

2015-08-22 22:30 来源: 侨报网 作者:沙 蒙 字号:【 已有0人浏览

于8月23日出版的《侨报周末》刊发题为《“邮件门”事件发酵冲击希拉里选情》的文章指出,事实上,希拉里当然还远没有达到那么“衰”的地步,她的众多铁杆粉丝和支持者始终要和她一起圆梦到底。

8月盛夏,当共和党内十多位觊觎2016年白宫宝座的参选人互相争斗抢风头闹得不可开交之际,民主党这边的动静相对静悄悄,原本一枝独秀的希拉里·克林顿让党内竞争者暂时噤声或者蛰伏;当然这一切都只是表面现象,平静的湖面下似乎开始涌动起不安宁的波涛。

希拉里的竞选工作在4月启动,民意持续走高,而她及其团队似乎要吸取8年前遭遇滑铁卢的教训,一方面刻意不张扬以刺激外部和对手,一方面重在实地耕耘,既加紧募款,且分别潜入那些重要的选区争取更多选民支持。

不过,希拉里的麻烦还是来了。其实这麻烦早就存在,如今发酵到令人难避气味了。说到底,还是那所谓的“电邮门”事件并没有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淡去,反而被对手与媒体紧紧揪住,非要搞个水落石出不可,而且闹上了FBI出面调查的层面,躲也躲不了。犹如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麻烦与猫腻才刚刚开始。

“邮件门”事件,指的是希拉里在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邮箱处理公务。她的助手也没有按照《联邦档案法》的规定,将希拉里的电子邮件保存到国务院的服务器上。这被视为可能违反了美国政府机密信息的规则并可能会泄露国家机密。近半年来,希拉里有意淡化“邮件门”对竞选的影响,也已同意将自己家中的邮箱服务器交给联邦司法部调查其邮件存储的安全性。8月15日希拉里在爱荷华州为竞选热身时说,自己在任职期间从未使用私人邮箱发送过涉密邮件,还顺带嘲讽这些针对她的调查纯属“政治操作”。美国务院发言人柯比8月17日则证实,在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提交的电子邮件中,63封邮件确认涉密,但密级不高;其中大部分属于密级较低的“机密级”,一封被认定为中等密级的“秘密级”。由于国务院与情报部门审核约3万封这些邮件,整个审核过程可能持续到2016年1月,涉密部分需处理后才能公布于世。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透露,希拉里提供给国务院的3万封邮件中至少有两封邮件含有“最高机密”,属于美国政府最敏感的情报类别。此外,希拉里的邮箱是否遭到据称是俄国或中国的黑客攻击,也还是未知数。

也许希拉里用私人邮箱发送公务邮件只是图方便的无心之失,但这种“低级错误”到了关键时刻就可能产生“高级”效用甚至爆炸性威力。这件事是否会影响希拉里竞选已然不是问题,而是影响有多大多深的程度了。共和党人自然乐于推波助澜,希望“邮件门”闹得愈轰轰烈烈愈好。连被其他共和党参选人攻击与希拉里私交甚笃的地产大亨唐纳德·川普,也对希拉里开骂了,似乎不如此就不显得更“共和”或者难以彰显自己在共和党参选阵营领先的地位了。川普8月中旬接受CNN访谈时,向数位政治人物开火,包括希拉里、杰布·布什、甚至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女儿卡洛琳·肯尼迪,都成为他的靶子。川普称希拉里“邮件门”丑闻对她参选造成“灾难性后果”,“现在她不是选不选的问题,而是她有没有犯罪的问题。”虽然川普称希拉里目前不是他的“主要目标”,但事实是希拉里现在麻烦缠身:她的私人服务器受到调查,私人邮件有可能泄露机密信息,卸任国务卿后四处演讲敛财,“邮件,服务器,甚至演讲本身,都让希拉里选举的日子不好过,我觉得她挺不过去。”川普还不无渲染地说道,“FBI都牵扯进来了,他们只跟罪犯打交道。”(邮件门)“可能是她的某个下属所为,但这显得她要么是无能,要么是有罪,两者必取其一,偏偏两者都显示不适合当总统。”

炒作“邮件门”这个时间点和邮件可能泄密的敏感性,放在任何一位政客身上都可能是致命伤,希拉里遭遇的打击最明显的是民意支持率下滑。最新民调显示,希拉里在选举关键州新罕布什尔州的民意支持率落后于竞争对手、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而蒙莫斯大学(Monmouth University)公布的民调显示,52%的美国选民支持对希拉里展开刑事调查。在民主党内最可能临门一脚踢开白宫大门的希拉里,目前似乎在党内也要面对更多质疑,她是否铁定将成为民主党问鼎总统宝座的不二人选,也似乎有了不同的声音。希拉里在民主党内的潜在竞争者及其拥趸都企图会发生“渔翁得利”的奇迹。

民主党的竞选机器完全运作起来,进入实战阶段的话,纵然不太可能出现如共和党那样两位数的总统参选人,但在共和党及媒体竭力唱衰希拉里之际,个别有相当实力的人选及其支持者也便显现了新的活力与变数。

民主党方面陆续曝出现任副总统拜登和前任副总统戈尔可能出马的蛛丝马迹,可见民主党党内已经在评估希拉里的绝对优势可能下滑到何等程度,以及评估可能的替代人选的把握了。倘若“邮件门”持续升级不可收拾的话,那么舍弃希拉里而选择其他民主党人参选,就可能是民主党高层的痛苦抉择了。

前副总统戈尔(Al Gore)确实不是一位可以小觑的人物。现年67岁的戈尔堪称政坛老将,早于1988年就曾争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1993年起出任克林顿总统的副手。2000年代表民主党竞选总统,最终在与小布什的僵持中因为最高法院干涉而惜败。退出一线政坛后,戈尔致力于推动环保事业,并因此荣膺诺贝尔和平奖。纽约新闻网站BuzzFeed披露,民主党人似乎尚不愿“夸大戈尔竞选总统的意愿”,戈尔也还没与政治顾问讨论有关竞选总统的事宜,更没有对媒体提及。时隔16年后再披战袍参与总统大选决战,对戈尔对民主党都绝对是件非同小可的事。据称,一旦到了那个层面,迄今未被希拉里阵营收纳且“壮志未酬”的民主党精英都可能倾力支持戈尔了。

事实上,希拉里当然还远没有达到那么“衰”的地步,她的众多铁杆粉丝和支持者始终要和她一起圆梦到底。她的实力与能力足以继续面对任何挑战,更不必说在党内争取出线。如果说,进军白宫之路是条艰难险阻的不归路,那么早已做好准备的希拉里注定会绝不言退,她那些拥护者支持者们也必然继续簇拥她前行,和可能遭遇的一切麻烦和对手较量下去,直到最后胜利,或者又不幸被意外挫败。

(编辑:萧冬)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