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言论 > 华府观察 > 正文

枪击案频发及禁枪的政治选择

2015-10-02 23:04 来源: 侨报网 作者:沙 蒙 字号:【 已有0人浏览

于10月4日出版的《侨报周末》刊发题为《枪击案频发及禁枪的政治选择》的文章指出,奥巴马说的没错,美国社会迄今源源不断发生的各种枪击案,其实是人们自己“政治选择”的后果,是对持枪自由与生命安全孰更重要的站队。

位于美国西北地区俄勒冈州府波特兰以南大约180英里,距离尤金(Eugene)大约70英里的小城罗斯堡(Roseburg)城郊山脚下的北安普瓜河谷,风景如画,但当地素来的宁静祥和在2015年10月1日上午被阵阵单发的枪声击破了。坐落于小城的安普瓜社区学院(Umpqua Community College)突发致命枪击案,导致13人遇难20人受伤。

据CNN报道,现场发现4把枪支。嫌犯在行凶前曾在网上发过自己持枪的照片,谈及犯案预谋,而且似乎对校园环境相当熟悉。ABC新闻消息来源指枪手克里斯·哈珀·墨瑟尔(Chris Harper Mercer)开枪作案前,在校园内将几页纸与一个含有种族歧视等内容的U盘随机塞给一位陌生路人。目击者披露,事发时枪声连连,宛如放鞭炮,持续约60秒,其后即陷入一片沉寂。警方后来确认,凶手当时穿着防弹服,携有三支手枪、一支步枪和五盒子弹。

26岁的枪手墨瑟尔不仅从窗外向教室内开枪,而且采取了另类行刑式屠杀大开杀戒。目击者称,抢手进入教室后逐一逼问在场者信奉何种宗教,并要求基督徒站起来。面对站立者,枪手说:“因为你是基督徒,所以你一秒钟之后将见到上帝。”随即扣动扳机,一一击中那些站起来的人的头部。显然,基督徒是他的首要行凶对象。抢手行凶后又与赶到现场的警察对峙,在枪战中被击毙(一说受伤被捕后不治身亡)。

命案发生几小时后,情绪相当愤慨的奥巴马总统在白宫发出谴责声,直言校园枪击案在美国似乎成了“常态”,整个社会和政府从上到下业已“麻木”,反应也趋于“常规”。奥巴马神态严肃而又不无挫折感地表示,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不乏患心理或精神疾病的人、仇视社会的人,却只有美国是全球唯一每隔数月就会发生大规模校园枪击事件的发达国家,这是“我们做的政治选择”。尽管他一直呼吁控枪成为“例行公事”,必定又会有人批评他把枪击案“政治化”,但现在这个问题就应该被“政治化”,美国应该做出正确的政治选择,选民应该把枪支安全列为“当务之急”,敦促代表自己选区的议员来表达这样的观点。

奥巴马任内一直呼吁推动的控枪计划包括更严格的背景审查、禁止购买攻击性武器等条款,但遭遇强大的社会拥枪势力狙击与封杀,控枪立法在国会陷入停滞。自担任总统以来,奥巴马已发表15次演讲,呼吁国会通过更严格的控枪法案。上一次为2015年6月南卡罗来纳州黑人教堂枪击案致9位非洲裔美国人死亡,奥巴马曾抨击长久以来美国一直无视枪支暴力造成的社会乱象,呼吁人们正视并改变之。这一次奥巴马表示,希望在总统任期结束前不必要再发表向枪击案死者致哀的讲话了,但担任总统这些年来的经验告诉他,现在还无法做出这样的许诺。因为仅仅感到悲伤和为死者祈祷是不够的,美国需要改变枪支法律。

虽然安普瓜社区学院校园枪击案的凶嫌据称曾经在一所专收问题少年的学校上过学,但各种行为问题心理障碍都不及控制枪支的迫切重要。枪支暴力长期以来成为美国社会无药可治的顽疾,毒害着整个社会肌体。《赫芬顿邮报》10月1日的统计显示,今年以来美国已经发生了45起大大小小的校园枪击案,其中过半发生在中小学校。而社会各地发生的各种枪击案之多,更是无法数算。美国枪支暴力最为严重的“罪恶之城”芝加哥,从9月28日晚间开始的15小时内,即有多达14人遭枪击,包括怀孕妇女、11个月大的婴儿在内6人死亡。《芝加哥论坛报》报道指出,过去连续两个周末,芝加哥超过50人遭到枪击。8月份四个周末共有40余人挨枪子。2015年前九个月,至少有2300人被枪击,去年同期约为400人。芝加哥警方数据显示,该市近期谋杀率惊人地上升了21%,非致命枪击事件也增加了20%。

长期与美国枪支协会结为盟友、视拥枪权利为近乎绝对权利的保守派共和党人,在每次发生震惊全社会的枪击案之后,几乎都会有另类表现,这次枪击案后也不例外。共和党下届总统竞选人杰布·布什最先在推特(Twitter)上做出回应道,“为安普瓜社区学院的遇难者和遭受不幸悲剧的家庭祈祷。”这一表白似乎没有任何问题,但民众发现他的回应里根本不提最核心的关键词“枪”,甚至回避使用相关的“射击”之类词汇;众多网友留言质疑说,祈祷固然好,不过推出严格的控枪法案可能更有效。甚至有网友评论说,“别祈祷了,做点切实事来防止下一次悲剧的发生吧。”有分析指出,如果杰布·布什明确表示控枪,就会被共和党中的保守派人指责为“抢枪的人”,不愿意捍卫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的携带武器权利,就可能遭到保守派选民的唾弃。他自然不愿冒这个险,何况他与自己的父兄一样,骨子里就是个拥枪权利捍卫者。

另一位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川普则回应《华盛顿邮报》说, “这绝对是一个可怕的悲剧。”“ 听起来像是另一种精神疾病,如此多的这种人从阴暗的角落走出来,我们必须要深入探究原因。即使只是谈论这件事我都觉得于心不忍,因为这真的是场悲剧。”不断把大众注意力从枪支引向精神疾病,正是一部分铁杆拥枪权利政客和全国枪支协会最擅长做的移花接木转移矛盾的动作。全国枪支协会巧妙地利用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和恐惧,从而争取和捕获众多支持者,并且通过把对持枪权利的支持转化为一种界定保守价值观的测验,来威胁、拉拢政客。

自本世纪初,盖洛普民意测验专家一直都在问美国人一个相同问题:“家里有一支枪是否让家里更安全,没有则会让家里更危险?”2000年,共和党人比民主党人更多认为,枪支让家里更安全,两党民众各自的比例分别为44%、28%。2008年,民主党人似乎也对持枪具备更友好开放的观念,41%的民主党人认为枪支是一个安全源;53%的共和党人持相同看法。到2014年,认为枪支让家里更安全的民主党人依然是41%,而持相同看法的共和党人则高达81%。

这样看来,奥巴马说的没错,美国社会迄今源源不断发生的各种枪击案,其实是人们自己“政治选择”的后果,是对持枪自由与生命安全孰更重要的站队。不仅仅是那些政客在选择,更是那些各级议员选区的选民们在选择。只有民众更清晰地意识到控枪的必要性迫切性,并且展示强大的不可违逆的民意,控枪立法才可能在各级立法机构顺利推进,才可能限制乃至断绝所有心怀不轨者、心理或精神疾病患者、仇视社会分子为逞一己之快而企图制造血腥杀戮的武器来源,美国社会才可能真正清平自在、安全无虞。那真该是美国人的另一个美国梦。

(编辑:萧冬)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