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言论 > 华府观察 > 正文

民主党选将:希拉里当仁不让

2015-10-17 20:30 来源: 侨报网 作者:沙 蒙 字号:【 已有0人浏览

于10月17日出版的《侨报周末》刊发题为《民主党选将:希拉里当仁不让》的文章指出,从容应对的希拉里展现了老练沉稳的风格,四年国务卿的历练也使她在外交、经济等国策领域更有话语权。她的表现可圈可点,时而言辞犀利无懈可击,时而淡笑化干戈于无形,且以自己擅长的政见乘胜追击,令对手个个相形见绌,成为当晚辩论舞台上当仁不让的中心人物。

继共和党总统参选人两度辩论之后,民主党的总统参选人阵营也开始亮相,为2016年美国大选走一遭党内程序的前奏。

2015年10月13日晚,包括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前弗吉尼亚州国会参议员吉姆·韦伯(Jim Webb)、前马里兰州州长马丁·奥马利(Martin O’Malley)、前罗德岛参议员查菲(Lincoln Chafee)5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在拉斯维加斯参加了2016总统大选首场辩论。

5位参选人同台就种族、经济、政府道德、环境/能源政策、贫富差距和控枪等话题亮明自己的观点CNN 和 Facebook 共同主办并全程直播了这场辩论现场,还给美国副总统拜登(Joe Biden)留了座,尽管他至今仍举棋不定未正式宣布参选。

辩论现场没有出现共和党总统参选人辩论的火爆味兼具娱乐性十足的场面,因为如川普那样的富豪任性者在民主党内几无踪影;也没有所谓想象中希拉里被集体围攻的尴尬,一度深陷“电邮门”等漩涡的希拉里依旧风头压过群雄,成了当晚的大赢家。显而易见,前第一夫人、国务卿的光芒依然闪亮,除桑德斯还可勉强与之过几招外,其他几位明显是“打酱油”的角色。《华盛顿邮报》曾经如此描述道:奥马利“反正也没人知道他是谁”,韦伯“选举的动机很难说清楚,在希拉里和桑德斯后面搅混水”,查菲则“比韦伯还没有名气、在民主党内都没怎么听说过”。

而桑德斯在与希拉里交锋互动中,也显示了政治家的起码风度,尽管两人在枪支问题上争得面红耳赤,当辩论主持人抛出“电邮门”议题时,本有机会趁势攻击希拉里的桑德斯却将之斥为微不足道,“美国人已经听够了邮件的事了。”此举赢得观众热烈掌声,也可见民意并不特别在乎这个希拉里迄今最大的政治软肋。

经历过2008年党内提名的25场辩论洗礼后,希拉里如今更加老而弥坚。面对最强劲的74岁对手桑德斯,68岁的希拉里又无所谓年龄问题了。总之,从容应对的希拉里展现了老练沉稳的风格,四年国务卿的历练也使她在外交、经济等国策领域更有话语权。她的表现可圈可点,时而言辞犀利无懈可击,时而淡笑化干戈于无形,且以自己擅长的政见乘胜追击,令对手个个相形见绌,成为当晚辩论舞台上当仁不让的中心人物。在舆论纷纷唱衰她、党内“换将”声鹊起之际,希拉里依然强势不折臂膀,拒绝做“沙袋”而要做“拳手”主动进击,在原本男人主宰的政治圈内继续刷亮一道风景线,不畏诡谲风云,自求险中突围。这种执着与无惧挫折的精神,实为民众所赞赏;其干练到位的辩论不仅遏制了桑德斯的攻势,也可望让党内诉求拜登参选的声浪化为泡沫。

希拉里也懂得如何为自己在世人心目中的争议性辩护:“我保持着一贯的作风,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里我一直为同一种价值观和原则而奋斗,但是跟大多数人一样,包括我们这些为大选而来的人,我确实也会不断地吸收新信息。”在辩论一开始,她就为自己在个别议题上的模糊倾向辩解。最近她公开反对她曾经参与谈判的奥巴马政府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就被外界视为“变色龙”。在TPP基本协议达成的翌日,希拉里就发言表态称:“协议没有达到我要求的高标准,我很难表示赞同。”媒体和民众其实都能够理解,这是她出于需要获得竞选提名的需要,在奥巴马政府现今遭共和党炮轰得一无是处之际,在选民期许出现不一样的白宫新领袖之际,为了明天入主白宫,希拉里需要和今天的白宫拉开一定距离。

希拉里的丈夫、前总统克林顿出人意外的没有现身此次辩论直播大厅里,但克林顿发了一条自己在电视机前看希拉里辩论直播的推特短文:“在拉斯维加斯的事情是这样的……我(用电视)看着希拉里证明她最有资格成为美国总统候选人”。这个表述被网友们一致定性为“花式秀恩爱”。而希拉里的自信确实非常人可及,她甚至不惜拿克林顿是前总统这样的政治“包袱”来为自己垫底。

辩论中,希拉里声称:“我比克林顿高到不知哪里去啦(I'm more than a Clinton)”。并表示,“我不会要求任何人因为我姓克林顿就投我一票。我参加竞选是因为我认为自己能够提供美国人所需要的东西,并且我能同共和党抗衡。”她转而又提及:我和奥巴马的不同之处在于我是女总统,但大家不要因为菲奥莉娜是个女人就选她。在不无调侃又深含旨意的谈吐中,希拉里表达了她想要表达的一切。希拉里说:“很明显,成为第一个女总统是一个巨大的变革,我们之前还没有过女总统。”不过希拉里在讥刺共和党唯一的女参选人时也露出了点滴破绽,因为她在前一天接受《时代》杂志专访时还说,“菲奥莉娜不能因为她是共和党候选人中唯一女人就被看高一筹。人们应该把她的政策拿出来研究研究再决定是否支持她。”那么人们是否因为希拉里是参选总统的女性而应该高看她呢,尽管现实中许多女权主义者乃至平权主义者都希望看到出现一位女总统。支持希拉里的民主党女性选民比例在2015年7月曾经高达71%。

出席了这场辩论会的国会众议员、国会亚太裔委员会(CAPAC)主席赵美心(Judy Chu)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辩论让我对希拉里的竞选感到更加激动和兴奋。” “她关注选民关心的议题,比如枪支管控,而且她面对指控很坚强。”

无论如何,希拉里没有被诸如“邮件门”等政治漩涡所淹没,她继续击水中流,依然人气很旺。对比2015年9月底公布的最新民调,在民主党阵营,希拉里的支持率为42%,桑德斯的支持率为35%,拜登的支持率为17%,剩下的所有参选人支持率加起来不足1%。经过辩论后,希拉里的民意支持率有望回升更高点,不出意外,她将被民主党提名角逐总统大位,既是她自己势在必得的梦幻追求,也是民主党审时度势的现实需要。

(编辑:杨栎)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