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言论 > 华府观察 > 正文

又见雾霾,又见徐明

2015-12-12 22:03 来源: 侨报网 作者:侨报评论员 萧东 字号:【 已有0人浏览

于12月12日出版的《侨报周末》刊发题为《又见雾霾,又见徐明》的文章指出,徐明所代表的这种官商勾结,腐败泛滥的 “先发展后整治”社会发展模式,与“先发展后治理”的环境保护模式一样,在美国,在香港,我们都见到过。那么中国同样也越不过吗?

过去一周,中国新闻的头条,一是徐明死了,一是雾霾来了。

先说雾霾。说起雾霾,在美国是洛杉矶人最有资格说话。今日,远眺天际的秃头山(Mt.Baldy ),其纹理清晰可见,这可是35英里开外。而70多年前的洛杉矶,却完全不是这样。1943年7月26日,烟雾笼罩城区,倒昼成夜,能见度只到3个街区,“毒气”伴随加州阳光,刺痛人们的眼睛和喉咙。当时美国正在同日本作战,人们甚至怀疑遭受了日方的“毒气攻击”。这就是有名的“洛杉矶雾霾”事件。二战结束了,但是对雾霾的战斗却刚刚开始。1952年和1955年,洛杉矶先后发生了两次严重的“光化学烟雾”,每次都造成数百名65岁以上老人因呼吸系统衰竭而死亡。洛杉矶已经从“天使之城”变为“雾霾之城”,城市的天空被讥讽为“冲坏了的胶卷”。

此时的北京,如同当年的洛杉矶,“雾失楼台”,城市失去轮廓,也失去色彩。天安门不见毛主席,中央台没了“大裤衩”。假如说,这还有些朦胧美的黑色幽默意味,消息就不能让人释怀了:各大医院里的呼吸科已经人满为患,与春运时的火车站有得一拼。更令人惊心的是,前方记者们一个接一个报告恶心呕吐,感冒发烧,住院治疗。

当呼吸成为负担的时候,再谈论梦想,谈论远景,就显得矫情和虚伪。 这个时候,北京最需要的,不是牢骚,不是誓言,更不是段子,而是对雾霾原因的精准分析,和持之以恒的有效行动。这些行动,不是中国人运用烂熟的运动式“一阵风” ,比方说APEC蓝,比方说阅兵蓝。

雾霾,洛杉矶见过,伦敦见过,东京见过,如今北京又见到了。《洛杉矶雾霾启示录》(Smogtown) 的作者之一奇普·雅各布斯(Chip Jacobs)在洛杉矶长大,灰色是他的童年记忆。当被问到洛杉矶的环境治理对北京有何启示时,雅各布斯说,在洛杉矶,“愤怒的母亲”起了很大的作用,她们组织示威行动,抗议大公司造成的空气污染,因为雾霾伤害了她们的孩子,带来了哮喘等呼吸道疾病。 同时,加州政府起诉汽车公司,要求它们采取减少排放污染的措施,如安装催化式排气净化器,等等。因此,强力的政府与积极的市民,是洛杉矶战胜雾霾的首要因素。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有了经验,为何后来者总学不会?还是不可避免的规律?不可超越的阶段?当然,一些辩护者喜欢这些解释:雾霾是中国工业化必须经历的坎。但如果这样,逻辑推论就有点可怕。雾霾北京越不过,中国越不过。那么其他坎呢?也越不过吗?比方说,“中等收入陷阱”,比方说,美国遭遇过的大萧条,世界所遭遇的由于国际均势变化而引起的大战,也越不过吗?

此时,就可以提到徐明。正如雾霾一样,徐明也是再一次上了头条。一次是成为中国足球冠军球队大连万达实德的老板,一次是作为“谷开来王立军的牵线人”上法庭与薄熙来质证,最后一次,就是他病亡于监狱。对于他肯定是最后一次,但对于“徐明们”,肯定不是最后一次,这些天,又有“徐明式”人物上头条。徐明与雾霾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有一点类似,他所代表的这种官商勾结,腐败泛滥的 “先发展后整治”社会发展模式,与“先发展后治理”的环境保护模式一样,在美国,在香港,我们都见到过。那么中国同样也越不过吗?

假如这样,就坠入了宿命论。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但我们发现,人类总是踏入了同一条错误之河。正如美国小说家福克纳(William Faukner)写过,“过去永远不死,甚至从未过去”。如今,雾霾没有死去,徐明也没有死去。

但是,我们还是宁愿选择更乐观一些。即使躲不开,我们能不能缩短其时间,减低其痛苦吗?比方说,“愤怒的母亲”推动洛杉矶重见蓝天,中国如果能涌现更多“愤怒的妈妈”,如柴静们,与官方形成合力,也许,北京重见蓝天的时间,不用60年,甚至不用20年。也许,如果中国推动法制建设,我们今后就能少见些徐明,至少是让他们少上些头条。

(编辑:萧冬)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侨报视频

  • hid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