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言论 > 北京观察 > 正文

“最傻”医生诠释仁心

2017-03-16 20:31 来源: 侨报网 作者:钟海之 字号:【

【侨报3月17日“四合院”时评】河南的乡村医生杨全鸿近日做出了一个惊人壮举:烧掉了50万元人民币的欠条。这些欠条是他1969年从医后,经济困难的病患累积欠下的。村里有人说他是中国“最傻村医”,妻子也埋怨他48年来只挣来一堆欠条。对此,杨全鸿说,我愿意让病人欠我一辈子。这真是一句触及灵魂的话。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古代即是如此,更何况今天杨全鸿处在一个处处透着“精明”的时代,媒体里充斥着为争夺财产不惜家人决裂的案例,经济理性已被视为主导社会行为的预设。照此看,杨全鸿付出很多却没有回报,只能戴上“最傻”的帽子。

但中国还有个成语,叫大智若愚。这是一种人生意境,是一种洞若观火之后的抱朴守拙。在今天看来,事关“一辈子”的表白通常只发生在亲人、爱人至少是关系密切人之间的,而杨全鸿却对和他只有一面之缘甚至素不相识的病人说出这样的话,正是大智若愚的最佳注脚。

与其说这种大智若愚背后是杨全鸿的品德高尚,不如说他活得真实明白。“留着这些欠条可能也拿不到钱,留它干啥。” 杨全鸿这话有多少个中滋味,恐怕连他自己也不一定能全厘清楚。

“最傻村医”的故事至少可引出两个反思。一是对困难民众医疗的兜底还有工作要做,未来该如何做实?二是“最傻村医”燃烧自己照亮了别人,谁又来照亮“最傻村医”?

显然,“最傻村医”是无法复制推广的,但“最傻村医”的精神却应传遍四海八荒。这是一种看似和“小时代”格格不入,却契合着“大时代”召唤的精神。

从中国医疗体系看,当前仍存在诸多矛盾,看病难、看病贵本身似乎就成了一项顽疾,近年医患矛盾又变得激化。如果医生、医院、药厂以及医改推动者都能由衷说出一句“我愿意让病人欠我一辈子”,这些问题还是问题吗?

再从中国的发展大局看,如果人人都能像杨全鸿那样舍小家为大家,不算计个人得失只为解决实际问题,民族复兴大业又何愁不成?

最后再说回杨全鸿。成为新闻人物的他,未来很可能成为道德模范并得到特殊照顾。如若这样,他又很好地诠释了什么是“吃亏是福”。希望他能一直“傻”下去,祝愿他“傻人”有“傻福”。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