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言论 > 华府观察 > 正文

特朗普为什么要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2017-06-02 22:14 来源: 侨报网 作者:徐一凡 字号:【

【侨报记者徐一凡6月2日华盛顿报道】6月1日下午3时30分左右,美国总统特朗普白宫玫瑰园,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现场,前排就座的官员欢呼、鼓掌,甚至起立表达对这一决定的支持;后面的记者却是一片面无表情。喧嚣的赞同,沉默的不满,显示出对这一决定迥异的观点。

现场之外,对于“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不同看法之间同样存在着深深的、无法调和的鸿沟。与当场表现不同的是,比较而言,赞同的声音远远小于反对的声音。

内阁成员们当然基本采取了赞同的态度。除财政部长姆钦(Steven Mnuchin)在现场就以“美国一直在削减排放,一直是这个领域的领导力量,特朗普只是想要一个对美国更公平的协定”以外,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随后发表声明,表示“最大的排放国”——即中国——并没有负起责任,美国更没有理由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著名的“全球变暖怀疑派”,同时也是环境保护署(EPA)署长的斯科特·普瑞特(Scott Pruitt),除了在现场大赞特朗普“有勇气”“守承诺”以外,在今天(6月2日)又专门出现在了白宫例行记者会上,再三强调与中国、印度、俄罗斯比起来,《巴黎气候协定》对美国是多么地不公平。他说,《巴黎气候协定》将美国处于不利地位,退出才符合“美国利益优先”;保护环境、减少排放、使用清洁能源,都不该是政府过度干预的事情。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则在同一天列出了支持特朗普的报道题目与链接,以“守住了重要承诺”(A major promise kept)为总标题,大赞特朗普保护美国经济、美国劳工,遵循“美国优先”,做了正确的事情。

然而,比较而言,反对者更多,声音更是大得多。前总统奥巴马第一时间发声明,批评这一决定让美国成为拒绝未来的国家之一,并有信心地表示会有州、市、企业反对特朗普的气候行动。匹兹堡市长比尔·佩杜托(Bill Peduto)、加州州长杰里·布朗(Jerry Brown)和包括特斯拉创始人兼CEO马斯克(Elon Musk)、高盛CEO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在内的知名企业家,纷纷通过推特、声明、行动等各种方式批评特朗普的“倒退”行为,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不利于环境和经济、美国和世界;他们的表态完全印证了奥巴马的说法。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发表声明,德、意、法领导人联合发表声明,俄国政府表态不退出,中国政府表态不退出……这些国际上的或明或暗的批评更是不绝于耳。民众聚集在白宫门口,抗议特朗普的决定。

媒体的批评性报道,根本罗列不完,数量和共和党“搜罗”并一一列出的支持性报道相比具有压倒性优势。更讽刺的是,特朗普在宣布决定时曾使用“《巴黎协定》没什么用”的理由,根据白宫文件,依据就是麻省理工学院(MIT)全球变化科学政策联合研究项目在2016年的研究结果;特朗普说,协定完全履行,到2100年,全球温度不过会下降0.2摄氏度。但是,MIT这个研究小组的首席科学家厄万·莫尼尔(Erwan Monier)已经站出来“辟谣”,他说,从研究时间到结论到数据,白宫都在“断章取义”。这样的“打脸”,在被记者拿出来质问普瑞特署长时,后者几乎无法招架。

其实,细究“特朗普派”和“反对派”各自的观点,有那么一点“鸡同鸭讲”的味道。概括来说就是,面对反对派围绕着“环境保护”的质疑,特朗普派们根本不“接招”,他们只谈就业,只谈经济。几乎人人都知道很可能特朗普本人依然和几年前一样,认为“人类活动影响气候变化”是一个骗局;当年,他还公开发推表示这是“中国人编出来的”。但特朗普在宣布决定的当场就强调,他一切都是从“美国优先”出发,希望退出“把美国财富再分配给其他国家”的《巴黎气候协定》;之后,他是愿意重谈该协定,或者谈判新的气候协定的。副总统彭斯、EPA署长普瑞特还有白宫的其他官员,也都在强调,不用政府强迫,美国本来就是减排先锋。所有的“特朗普派”官员在面对媒体时还异口同声地对“总统到底相不相信气候变化”含糊其词;普瑞特今天面对媒体,一再申明,过去几周他和总统讨论《巴黎气候协定》的唯一重点就是“这个协定到底是不是对美国有利”,面对一再追问也对特朗普是否相信气候变化“打死不说”。

在反对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人们为地球的未来忧心忡忡时,特朗普说,“我是美国人民选出来的,我只把美国民众的利益置于‘协定’之前。”他的这种表述,和提出税改、移民政策、健保方案、签署“买美国货雇美国人”行政令时的所有说法保持一致。也有少量反对者忧心于美国退出该协定有损美国的软实力和领导力,但这本来就是特朗普毫不在意的方面。他在乎的,一向是GDP增速、就业数量,以及“军费/环保资金不能美国独付,要各国均摊”。

综上,特朗普做出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决定,虽然因为环保议题引发更大规模的“众怒”,对他自己来说,倒真的是在以传统的保守派思维,提振美国经济,也因此得到了许多保守派官员和民众的支持——保守派民众的声音,一向不算大,但并不总是落下风,大选的结果就是明证。但这条路是不是正确的道路,只有时间能说明一切。不过,时间对特朗普们来说,是十分紧迫的。白宫官员已经证实,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谈判,要持续到2020年——那又是一个总统大选年。而距离可能让共和党/保守派不再掌控参众两院的中期选举,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编辑:苏写)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