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言论 > 侨报社论 > 正文

“百变神医”折射出中国监管层层陷落

2017-06-22 23:55 来源: 侨报 作者:侨报评论员 字号:【

【侨报6月23日社论】近日,“专家刘洪滨”火了!这位白发苍苍、气质知性的老妪3年间使出“分身术”,以9种专家身份游走于中国多个省级卫视,推销各种假药。她时而是苗医传人,专治咳喘,主推“苗仙咳喘方”;时而又化身北大专家,专治糖尿病,告诫糖尿病人只要服用了她推荐的药,就可以“放心吃喝”;随后,她又换上蒙古装,成为高龄的蒙医后人,为“蒙药心脑方”站台……网民戏称其为“虚假医药广告表演艺术家”。

自去年的魏则西事件之后,虚假医疗广告再次成为舆论热点。所不同的是,魏则西是以一条生命代价揭开医药广告监管乱象;而“百变神医”则是以令人啼笑皆非的方式,展示出从电视台到工商、食药监部门的“把关”是如何层层失守的。

电视台首先难辞其咎。刘洪滨之所以能骗过众多消费者,并不是她的演技有多高明,而是在于有电视台的公信力为其背书。一些老年人平常接触网络的机会少,电视成为他们了解外界的主要媒介,对于电视台播出的内容高度信任,从而导致上了假药的当。新广告法明确规定,广播电视报刊等单位不得以讲座等形式变相发布医药、保健品广告。但电视台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在经营的压力下难免监守自盗。据悉,播放过刘洪滨虚假广告的山东某电视台,曾经被罚款40多万元。但这样的处罚毕竟只是个例,利益驱动下,从西部边疆到东部沿海,从南方省份到东北三省,众多省级电视台还是被刘洪滨及其背后的利益集团攻陷。

其次是工商部门。每次对违法广告的处罚,大抵上是“三部曲”:停止发布、没收收入、罚款。刘洪滨代言的假药中,仅其中一种在过去两个月内就卖出200万,与之相比,工商部门的罚款如九牛一毛。新广告法实施后,本着简政放权的思路,工商部门不再负前置审查责任,而是“哪个平台播出,哪个平台审查”,工商部门没有前期审查违规、虚假医疗广告的责任。但如果市民看到违规广告,可以立刻打电话举报,并举证,工商部门将立即进行查处。但现实却是“百变神医”的广告铺天盖地,工商部门的人却视而不见,坐等举报,行政不作为到这种程度,也是令人无语。

难以脱责的还有食药监部门。食药监部门并非行政不作为,刘洪滨推销的医药产品曾屡上黑名单,在河南、安徽、河北等地被多次查处。但这些假药在一些城市倒下,迅速又换个“马甲”在另一些城市崛起。监管部门如何建立起常态化、动态化的监管机制,提高执法敏锐度;如何建立共享的信息网和协同机制避免各地监管部门各自为战,使假药游击战失灵,这都是在当前环境中,监管部门必须要着手解决的问题。

同样是对待医疗虚假广告,美国用重典的做法值得中国监管部门借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在1997年通过了《面向消费者的广告行业指导》,其中规定药品广告必须对可能出现的所有副作用做出详尽的说明,如果广告误导病人用药,甚至危害公众安全,药企很可能会面临天价的罚单。在美国,不乏因广告宣传不当而被罚得倾家荡产的制药企业。药企默克公司曾因为没有在一款止痛药的宣传中提及可能提高心脏病发作几率,遭遇数百起诉讼,其中一起诉讼就让默克公司赔了2000万美元。葛兰素史克曾被罚款30亿美元,原因就是它不当宣传其抗抑郁药盐酸帕罗西汀可以用于未满18岁的病人,以及没有报告治疗糖尿病的药物文迪雅的安全数据。这是有史以来制药行业被罚款的最高纪录。而美国对广告播出平台的监管同样严格,2011年谷歌曾因被控帮骗子公司卖假药,遭罚款5亿美元。

魏则西之死曾推动了网络推广和搜索引擎监管的收紧,而“百变神医”的走红则有可能吹响加强医药广告监管的号角。只有监管部门各司其职,从源头斩断假药背后的利益链,才能让“虚假医药广告表演艺术家”绝迹于江湖。

(编辑:萧冬)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