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言论 > 侨报社论 > 正文

不能把申遗当成政绩工程

2017-07-11 00:27 来源: 侨报 作者:侨报评论员 字号:【

【侨报7月11日社论】在波兰举行的第41 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青海的“可可西里”、厦门“鼓浪屿” 分别于7 日和8 日成功入选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和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至此,中国的世界遗产数量由此达到了52 项。申遗成功令人欣喜,与此同时,已有不少人开始担心申遗成功带来负面影响。

近年来,中国出现了一些与申遗有关的乱象,有些地方政府把申遗当成政绩工程,结果在申遗的过程中造成人财物的过度浪费,有些地方把世界遗产当成发展旅游业的“金字招牌”,对遗产进行过度开发,结果对遗产本身造成了破坏。造成这些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地方政府和世界遗产主管部门对世界遗产的认识存在偏差,而这些偏差又往往是植根于中国社会的。

世界遗产首先是“遗产”,在“遗产”管理中,保护和开发必须保持平衡。中国虽然没有一个主管部门来统管全部世界遗产,但早在1982 年中国就颁布了《文物法》对文物管理原则做出了规定,即“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这一原则也可推广到整个世界遗产管理领域。一般来讲, 遗产管理中最重要的任务是保护和抢救,只有做好保护,及时抢救,才能确保遗产的完整性,这既是设立遗产名录的最主要的目的,也是对遗产进行开发和利用的基础。

近年来,中国的遗产管理领域开始越来越重视开发利用。这一潮流的形成,主要是因为过去长期以保护和抢救为主,忽视了开发利用,让各类遗产“远在深山无人知”, 不但没能充分发挥遗产的展示、教育功能,也浪费了可供提振旅游的宝贵资源。随着对遗产认识深入,人们开始重视起对遗产的展示和利用。此外,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兴起也在助推遗产开发利用,很多原来只能躺在博物馆里的文物,很少为人知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比如传统手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展示给大众。

然而,在重视展示、利用的潮流之中,有些遗产的展示呈现出了过度展示的趋势。最明显的例子当属北京故宫,故宫在1987 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近来,故宫借助多媒体技术展示了诸多馆藏文物,也在不断增开原本没有开放的区域。故宫屡屡展出馆藏多年未能展示的文物,这种做法让故宫赚足了眼球,也颇得社会各界好评,但有些做法太过注重“社会效应”, 反而忽视了文物保护本身,引起了文物界的质疑,比如在干燥的冬季展出丝绸、字画等易因湿度变化受损的文物,过度增加进馆观众人数等。

无论是世界自然遗产还是世界文化遗产,还必须重视其“世界性”。也就是说,这些遗产是“中国的”, 也是“世界的”。将遗产视为“世界的”,进而承担起为世界保护遗产的责任,才是遗产保护部门最主要的责任,而片面重视遗产是“中国的”,甚至认为因其地处某地就应为某地所利用,不然就是“守着金山要饭吃”,就是单纯注重利用和过度开发的根本。

在申遗和处理与其他国家申遗有关的事务时,中国遗产管理部门也需重视世界遗产的“世界性”, 不能从“世界”视角出发, 往往是导致中国“吃亏” 的一个重要因素。比如在日本明治维新工业遗址申遗过程中,韩国因明治时期工厂使用了韩国劳工而在审议过程中表示反对,中国遗产管理部门也准备就日本的申遗提出反对意见,最终,联合国方面要求日本和韩国单独谈判处理分歧,日本申遗成功,经过协商, 日本同意在工厂遗址注明“使用过韩国劳工”。从这一案例中,也可以看出,过多考虑政治与外交,忽视“世界”和“遗产”两个关键词, 效果往往不佳。

(编辑:萧冬)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