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言论 > 侨报社论 > 正文

医保承诺踏空 特朗普还有多少筹码?

2017-07-29 00:10 来源: 侨报网 作者: 侨报评论员 编辑: 萧冬 字号:【

【侨报7月29日社论】朗普和共和党方面为废除并替代奥巴马医保做了许多工作。远的不说,近来参议院就是否废除奥巴马医保展开辩论举行投票,靠副总统彭斯投了关键一票,才让最后的结果定格在51:50。特朗普所说的“医改的重大一步”,算是惊险地迈了出去。

然而特朗普满意的推特,白宫兴奋的声明,以及共和党方面的欢呼转眼就被“打脸”。开启辩论的当天晚上,参议院就麦康奈尔提出的废除并取代奥巴马医保的方案投票,结果倒戈的共和党参议员高达9人,毫无悬念地没通过。紧接着第二天,参议院就废除奥巴那医保中的重要部分、给予国会两年时间制定新的医保法投票,最终以45:55再次没通过。第三天凌晨第三次投票,这次是为了对奥巴马医保改动不多的“极简修正案”(SkinnyBill)”,结果49:51的微弱差距又失败了。三连败,可谓经营惨淡。

本周早些时候,在共和党方面为参议院终于开启了废除并替代奥巴马医保的辩论而欢呼时,参议院少数党(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就发出讥讽“没有人知道共和党领导的方案是什么”。他说得没错。接下来围绕废除、替代奥巴马医保方案还会接连有多轮投票,本质上来说就是拿出一个一个修正案,看哪个能通过,然后就用它把奥巴马医保给替代了。希望最大的“极简修正案”(SkinnyBill),其实就是除了强制购买保险等很少条款外,保留奥巴马医保——虽然也会被称为“特朗普医保”——不过反正已经又失败了。总的来说,“特朗普医保”面临着极度不确定的前景,可以想见特朗普的焦虑。

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首先焦虑的是“竞选承诺”的问题。几天前,白宫为特朗普列出了上任半年的“政绩清单”。虽然清单在移民、就业、贸易、对外政策等各个领域都在强调“特朗普实现了承诺”,但仔细分析就会看出,绝大多数领域都只能算得“涉及”“开始进行”,实质性成就并不多。而税改、基建、医保这些立法方面的关键承诺,更是几乎没有重大推进,或者曾有推进但又退回来了。特朗普可以宣称不在乎“虚假民调”的结果,但他不可能不在乎为他投票的选民因为承诺无法实现而对他失望。

当然,执政半年而已,后面还有时间。可是,时间对于特朗普来说也是引起焦虑的因素之一。共和党控制白宫、在国会两院都占多数的形势,很可能结束于2018年底的中期选举——毕竟,几十年来都没有出现过某一党既执政,又在众议院参议院都是多数党却在中期选举还不失守的状况。对于特朗普来说,如果承诺不早早实现,实现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医保不是唯一的承诺,但医保又和其他承诺紧密相连。特朗普自己就说过,如果没有医保改革节省下大笔费用,税收改革会没有资金基础。医保改革和税改推进不力,基础设施的“一万亿”也成空中楼阁。更不用说,税改计划中的“边境调节税”已经经历了重大挫折,本来就无法完全遵守承诺了。医保前景黯淡对其他优先事项的负面影响,是特朗普的第三个焦虑。

因为焦虑,才会惨淡经营;而经营惨淡的现状也是有原因的。废除奥巴马医保的投票,所有的民主党议员都投了反对票,而共和党也从来没有计算过民主党可能投赞成票的可能性。近年来,尤其是去年大选所反映出的美国政治分裂、政党对立,此刻又如此鲜活。特朗普曾经呼吁“团结“,但冰冻三尺不是一朝能融化的,何况他的许多言论也着实没对团结起什么积极作用。共和党内部的情况就更复杂。有温和派的共和党议员迫于选票压力,不愿为削减奥巴马医保给低收入者补贴投赞成票;有极右的共和党议员觉得现在共和党的医保法案依然不够保守,废除奥巴马医保的力度不够彻底;他们观点完全相反,但都会成为”特朗普医保”——不论是什么版本——通过的阻碍势力。共和党在参议院确实是多数党,但“多”得有限,阻碍势力影响巨大。

民主党的选票要不到,共和党的选票收不齐,共和党的医保法案前景必然暗淡。调整现行的“奥巴马医保”,找出都能通过的“微调”方案,以新的名称出现——这种有一点面子、有一点里子的结局是可能性最大的博弈结果,也是唯一的出路。只是,“新瓶装旧酒”有多少实际意义、能不能符合特朗普对他“除了林肯以外最好总统”的自我预期,实在无法让人乐观。

(编辑:萧冬)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