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言论 > 侨报社论 > 正文

余光中走了 带不走大江大海间的乡愁

2017-12-15 00:35 来源: 侨报 编辑: 萧东 字号:【

【侨报12月15日社论】“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

1966年,不到四十岁的余光中写下了《当我死时》。2017年12月14日,他真的走了。而记挂在大江大海之间的乡愁已永远萦绕在海内外华人心头。

余光中,1928年出生于南京,逝于台湾高雄。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上承中国文学传统,旁采西洋艺术。其诗文作品被收藏在大陆、香港、台湾等地的教科书中,也经由李太湘、罗大佑等音乐人谱曲广为传唱。

对于海内外华人,余光中堪称“乡愁”的代言人。很多人都会背诵他那首《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在大陆和台湾因政治原因分割的历史背景下,不少饱受离别之苦的中国人以乡愁文学为心灵寄托,维系着跨越大江大海的精神世界。而千千万万漂泊海外的游子,也在诗歌中慰藉着自己的文化乡愁,连绵数千年的中华文脉让黄皮肤黑头发的华人不论走到哪里都忘不了自己的根。正如诗人所说:“我们个人有小小的回忆,几十年而已,整个民族有几千年的记忆,大的记忆,那些记忆变成典故,变成神话,变成历史,那些历史你走到哪儿会带到哪儿,所谓的秦魂汉魄,宋魂唐魄就在你的身体里。”

从迫于战乱背井离乡,到两岸隔绝,再到重回故土,余光中的89年的一生是一个时代颠沛流离的缩影。1992年,他终于踏上大陆的土地,“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发”。此后二十多年间余光中回大陆60余次,到了山东、湖南、湖北等很多“小时候都没去过的地方”,写了许多关于返乡的诗。他说,大陆变了,人口多了,道路也顺了;故乡的菜、方言还保留,可“40多年过去,故乡变了。文化的乡愁是永远解不了。”

89年间,人间动荡,四方离乱,政治纷扰。中国人身体里的秦魂汉魄也难逃被操弄的命运。近年来,台湾部分政客推行“去中国化”运动,今年8月,台湾教育部门召开“12年国教课纲课审大会”,普通高中分组提出“国文科必读古文”由20篇降为10或15篇,并可能裁掉若干历代名家的经典之作,更将日本人写的文言文变成必修。

对此,余光中曾与其他学者一起发起联署抗议。他表态说,文言文非常重要,它是几千年中华文化的载体,延续了老祖先几千年来的思想、看法和结晶,“如果把它抛掉不用,我们就会变成没有记忆的民族!”“我觉得为了五十年政治把五千年文化抛掉是愚蠢的,你那么大一个家产不要,结果把住自己的一个破钵,这个不行。”

今天的大陆,已远非余光中在战乱中逃离时的残破模样,但是,对华人而言,”乡愁”是永远存在的。不论故乡是落后,还是发展。只是,对于海外华人,故土如今不仅是寄托乡愁的地方,更是实现家国理想的热土,是个人发展机遇的加速器。

然而,在政治的纷扰中,在全球化下西方化的浪潮中,中国人的文化源头、历史滋养也遭受了巨大的冲击。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应该重读一读《乡愁》,这不是为了去追寻一方土地的旧模样,而是要找到来路,知道身为一个中国人,我们从哪里来,又向何处去。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送别余光中,而永远抛舍不下的,是这母亲河哺育过的土地,这五千年历史淬炼过的中国魂。

(编辑:萧东)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