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言论 > 北京观察 > 正文

“第一村”们何去何从?

2017-12-28 21:40 来源: 侨报网 作者: 钟海之 编辑: 邹姆斯 字号:【

不管是走名村模式还是发展特色乡村经济,都必须遵循市场规律。

侨报网12月29日“四合院”时评】金黄色稻田与现代化工厂纵横交织,村民们开着豪车去村办企业上班,328米摩天高楼昂然矗立于长江南岸……自改革开放以来就以“天下第一村”闻名世界的江阴华西村,最近又被推至风口浪尖,不是因为它的富,而是因为“负”。一篇网文称华西村负债高达389亿元人民币,且这一数据得到了信用评级机构的印证。

诸多信息都在表明,华西村正在遭遇麻烦。而在江西,尽管规模远逊于华西村,但有着“江西第一村”的南昌市热心村却更为尴尬,负债四五千万,沦落到一家村办企业都没有的境地。华西村、热心村,这些以传统村落存在于现代社会的独特经济聚合体,已经走在了亟需转型的岔路口,也为中国乡村振兴提出了更多思考。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过去、现在以及看得到的将来都仍是一个农业大国,“三农”不能掉队对各级政府都是极大考验。但乡村振兴并没有一个放之神州而皆准的教条,因为南方和北方有差异,东部和西部也不同,欧美的乡村经济模式更是难以借鉴。从过去数十年来林林总总的“第一村”们的发展经历来看,政府“行政之手”伸得过长,多数名村靠着政策倾斜、资源堆砌而成就了短暂的辉煌。同时,个别案例的成功也导致其他地方的跟风,南有华西村,就必然北有大邱庄。

除了行政支持,“第一村”的背后大多都站着一位能人,比如华西村的吴仁宝、大邱庄的禹作敏。能人散场后,留下的是亲缘关系错综复杂的家族式企业,于是辉煌难续。深交所的一份债券说明书显示,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日常经营由7人组成的董事会负责,其中不少人与吴仁宝有血缘关系。在现代企业制度被普遍认可的当下,能人经济和家族管理日渐式微并倒逼名村转型,当属意料之中。

虽说推进城镇化是中国目前经济发展的重心所在,但振兴乡村与之并非矛盾,两者是中国前行的“两条腿”,瘸一不可。而不管是城镇化建设还是振兴乡村,不管是走名村模式还是发展特色乡村经济,都必须遵循市场规律,一任官员拍拍脑袋做出决策、一任宗族血缘关系“侵蚀”企业,都注定会付出代价,这可以说是“第一村”们数十年来发展得到的最重要之教训。

(编辑:邹姆斯)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