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言论 > 台北观察 > 正文

陆配的台湾生活:大陆女婿在台湾

2018-01-19 00:21 来源: 侨报 作者: 吴雅乐 编辑: 勉筝 字号:【

A07012104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大陆男性成为台湾女婿。最知名的当属餐饮企业俏江南创始人张兰的儿子汪小菲,他2011年与台湾艺人徐熙媛(大S)结婚,婚后育有一对儿女,常在社交媒体上秀恩爱。图为2017年6月13日,台北首家陆资全资酒店“S Hotel”开业。酒店由台湾女婿汪小菲投资3.5亿元新台币、改造40年旧楼而成,以妻子徐熙媛艺名“大S”中的“S”命名。(图片来源:中新社)

【侨报记者吴雅乐台北报道】在数量众多陆配中,除了女性之外,还有一些大陆男性成了台湾的“姑爷”。辽宁大连的王成滨就是其中之一。不过,由于双方性格差异太大,王成滨的“台湾之恋”没有维持多久。尽管如此,已在台生活12年的他表示,“我是台湾人,我是台湾新住民”。

“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迎面走来,与你两眼直视的,通常是大陆女孩,台湾女孩通常会偷瞄一眼,比较害羞”,赴台湾已12年的“姑爷”陆配王成滨笑称,这是文化养成的不同,动作幅度、说话声音都能分辨两岸女性的差异,“生长的环境会影响一个人”,换个地方住,也会产生不同的结果;住惯台湾的大陆姐妹,也未必适应家乡的氛围了。

来自辽宁大连的王成滨最初是位数学老师,拥有大学学历,1996年和来自高雄的太太在大连结婚,他们的相识来自他当时在太太任职的台商顾问公司兼差,两人互动日渐频繁,最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A07012101

王成滨。王成滨供图

不过,谈起这段婚姻,王成滨语调一转,“一开始就是个错误”,结婚以来他一直有所隐忍,3年前两人终于离了婚。“一家公司若经营不下去了,是不是该换董事长?”他问前妻,得到的答案是“不愿意”,但两人性格始终未能磨合。引爆离婚的导火索是2005年后回台居住的这段时间,前妻个性变得更强势,“我认为这也是环境造成的”。“台湾女孩一般比较逆来顺受”,王成滨试着做出一点分析,“她好像不是这样,太保护自己了”。

“我听人说,狮子座的个性可能讲求光鲜亮丽”,王成滨说,2005年随前妻返台时,她要求两个人都要包装得漂漂亮亮,“那时在大陆做生意赚了一点钱”,这都还好,只是时间越久,两人隔阂越深。一般来说,他只会采取“冷战”,两人不会真正吵起来,毕竟两人一起工作、生活,“合作多年”。2008年,王成滨的父母赴台探亲,双方父母见面其实也相处得不错,但台南五六月天气已逐渐炎热,再加上饮食不太习惯,父母只待了一个月。

王成滨说,“当年大陆比较穷”,前妻可能因此在意别人眼光,“竟嫁给一个大陆人”,后来回台定居之后,前妻朋友也对他有些提防,导致双方关系更僵。回顾当年在大陆居住的时光,王成滨说,她也常和他的家人互动,没有什么问题。他的父亲是工人,母亲是护士,学历虽不高,但老两口对媳妇基本没什么意见,彼此相处和睦。

王成滨一开口给人的印象就是说话没太多东北口音,用词也很“台湾人”,他承认的确是有意识地去调整,他认为心态改变才能融入社会,“很多台湾人以为我是香港人,甚至是ABC(American born Chinese)”。此外,很多陆配都不会闽南语,有些确实是不愿意学,但更多的是觉得难学,尤其北方人的语调没这么多,南方方言离她们实在遥远。不过,王成滨还是多少学会了一些,这也让他在台湾生活得更便利,他还能从中分析台湾人说话的方式!

“我是台湾新住民”

“江南为橘,江北为枳……水土异也。”“我有很明显的感受,自己描述一件事情的能力变弱了”,王成滨指出,实在是没这个语境,因为台湾人一般不会把一件事情用很精准的语言说出来,“我发现是因为受到台湾闽南语影响很深”。他举例,台湾闽南语“鸡腿”两个字中,的确用到了腿这个字,但如果是自己“膝盖”受伤了,仅会用“咖着伤了”(脚受伤了)来形容,总之是个概括,不是腿也不是膝盖,就是总的一个概念,所以说起什么事情来都特别含糊,“听过去在台湾的外省人说话好像精准些”,这也是语言养成习惯的差异。

“在我和台湾人的聊天过程中,学会了用他们的表达词‘彙’”,他说,现在已经很少会提起“棉袄”这个大陆常用的词,他注意到台湾人只说“外套或厚外套”,台湾人不说“羽绒服”,他就改说“羽绒衣”。有一次,他去看房子,问人家“首付”多少,人家反问他,“你是问台湾的首富,还是哪里的首富”,后来他才知道,这在台湾叫“头期款”。他认为,常常关注这些事情,使他自己更快融入台湾,“歧视陆配的案例到处都是,但认识我的人不会看不起我”,轻蔑别人的经常是“那些做的还没我好的人“,那也不必在意了。

笑声爽朗、彬彬有礼的王成滨,离婚后除了重起炉灶,成为自营商,他也一直协助处理在台陆配遇到的各种麻烦事,不仅在高雄新住民经济发展协会帮忙大小事,也经常参与两岸的活动。

“海峡论坛每年都去,今年第三届两岸和平论坛也去了”,王成滨笑称,他是以“台商”身份参与,发言态度很明确:我是台湾人,我是台湾新住民。他认为,自己赴台十几年,且自1994年就接触台湾人,这样的表述对他没有违和感,唯独偶尔遇到的尴尬是,“知道的台湾人觉得他是大陆人,大陆人则把他当台湾人”。

上一页 1 2下一页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新闻| 评论

  • hidden